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钱映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lzg.cn/?73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失落的牙齿

热度 2已有 1742 次阅读2013-8-18 22:24 |个人分类:作文

 

        

 

    人生最早、最深刻的疼痛记忆,来自成长中的第一次掉牙。


    大约是8岁的某天,一颗摇摇欲坠的乳牙突然从牙龈掉落,留下一个咸腥疼痛的空洞。舌头很慌乱,它一次次舔着那个有点疼痛、散发着血腥味的小洞,把一种强大的陌生和失落感传到脑袋里来。拿出那颗逃逸的牙齿,看着它的卑微、古怪和孤独,年幼的我莫名叹了口气。这个重大事件,需要一种仪式加以强调,在裤包里装了几天的乳牙,后来被郑重其事地扔上房顶。它跌落在瓦片间,似乎带着小小的不甘:咔哒。后来很长时间,我常常仰望那片屋瓦,好像跟另一个卑微的自己打招呼。据说,房顶上的乳牙将会召唤新牙往上长。父亲逗我说,记得今后把下牙扔上房顶,而上牙,要扔到地下,它也会召唤新的上牙往地下方向快快长。如果方向扔反了,新牙就会被反向召唤,甚至长成龅牙。据说身边有些人使坏,会盯梢别人换下来的乳牙,把捡来的牙齿反向乱扔,以此诅咒别人的牙齿停止生长或者长歪。我的上门牙生长极其缓慢且有小畸形,便认定被人捡了反向乱扔掉。谁那么坏?事实是,那几年母亲到处托人买钙片,给我先天缺钙的身体补钙质。


    其实,牙齿脱落这样的小事,除了自己,谁也不会在意。牙齿,身体既暴露又隐秘的部位,它暴露出来,是面子的一部分;它隐藏着,则是一己的小隐私。我一直把换牙之痛视为成长过程中最难受的一种疼痛,而成长,就是要接受各种身体的不适并且忘记这些疼痛,像扔掉自己的乳牙:把下牙扔上房顶,把上牙扔在路上。


    曾经庆幸自己人生过了一大半,父母给予的肉身还像原初一样无缺,不曾割弃或增补过什么。但这种庆幸突然就被击垮:某天,忽觉牙齿缺了极小的一块,仍然是舌头最早不适,它如临荆棘,一再试探不再整齐的牙齿边缘,这个过敏的动作带着更多脱落的小碎片,终于催发不安,让我鼓足勇气去补牙。


    麻醉,然后开始钻、磨。嘴巴大张,各种小钻头、水流、血腥气在口腔里面交织,令人惊悚的电钻声回荡脑腔,浓重的焦糊味随着呼吸进入胸腔。对于牙齿,这大约就是地狱之毁啊:粉身碎骨般的钻、磨!大约两小时后,舌头悲哀地触碰到那种再也回不来的缺失:受之父母的四颗牙齿,被磨剩成可怜的小桩子,以承接化工生产的假牙套。


    我没敢仔细看那些悲哀的牙桩子,任由医生安上一副比原来牙齿整齐好看的牙套。很多天,舌头一直在抵制这个异物,它来去不适,既感缺失,又被陌生感侵扰。


    晚上做梦,先是梦见下雪,雪风灌进口腔,冷冷的疼,一遍遍复习“齿寒”的身体意义。幽暗中,从前换下的那些乳牙列队而来,像一个个细小魂魄跳跃飘浮,我慌里慌张跟那些从前的乳牙别离,就像跟自己的亲人死别。然后突然吁了一口气:总有一天,身体也会彻底解体,在某个虚空跟那些早先离弃主体的粒子遭遇,与那些逃逸的牙齿相逢。 这样的聚合,不过是一种自恋与安慰,就像我们跨过生命的某些阶段,就会期待着与逝去的亲人在另一个世界相聚。


    身体的消失,是不是意味着灵魂的解脱的呢?


    从牙齿到信仰,没有逻辑。突然觉得自己需要一种宗教,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糊涂老马 2013-8-20 08:40
小时候一口“猪屎牙”,摔跤掉了两颗犬齿,至今没有长出来……
回复 游天 2013-10-27 22:35
我的一颗尽头牙被拔掉了,有种觉得自己开始老了的悲伤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