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wx_江枫_j233V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lzg.cn/?441188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冬天的炉火

热度 1已有 267 次阅读2018-1-13 11:40 |系统分类:彩龙博客

我的姨父突然故去了,明天出殡。在今年入冬以来最冷的那天夜里,他烧起炉火取暖,次日却未能醒来。

姨父今年七十岁,陆良县麦凹村人氏,是位农艺精熟的农民,在我印象中,他种植的花菜个头大、花色白,总是能卖上好价钱。

在浙江、广东打工的二表兄三表兄,听闻噩耗后赶了回来,一路上我不知他们是何心情。大表兄在得近,装殓姨父时听说哭了。

姨父没有女儿,姨母亦去世得早。姨母生前多病,故后葬于盘江之畔,我曾去拜谒,她的坟茔用砖石精心修葺过,立了碑。

听说姨父将葬于姨母之侧,这倒也好,去了那边,即便吵架拌嘴,仍可以作伴。

姨父和我家同村,论辈份,比我家小许多,但姨母偏又嫁给了他,故而,父亲等人总不许我们叫他姨父,这便成为了一个奇怪的存在,我们见了他,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便叫他“树良他爹”云云。

不过,血亲便是血亲,内心我是认这个姨父的,表兄们自然也是表兄。

村子小,加之有了姻亲关系,我们两家走动得相对要多些,姨母在时如此,她去了亦如此。姨父有时会过来找父亲聊天,论农事,聊村务,骂骂不公平,就像很多农民的日常那样。

姨父买过保险,后来得知经纪人收了他的保费,自己吞了没交到公司去,害得保险公司不认他的保。姨父一气之下,带上铺盖,到保险公司的大厅里住了好几天。

保险公司理亏,但不赔钱,也不撵他,姨父住得不舒服了,自己又带上东西回家了。不过他心里毕竟不平,逢人便说及此事,义愤填膺,不时骂上几句,称保险公司骗了他的保命钱。

姨父打电话给我,问我与律师熟不熟,我便把一位当律师的高中同学介绍给他。不过,这事后来无下文了,他再说及此事,还是忍不住骂娘。

姨父曾有续弦,不过终不能白头偕老。表兄们对此有非议,我本来持理解态度,但听说他还因此被骗了钱,就又多了些同情在里面。

姨父的人生,就像一个普通的农民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辛勤劳作,土中取食,承受中年丧偶的不幸,忍受奸险人等的欺骗。

冬夜寒冷,他烧暖了炉子,炒了瓜子,嗑了一地后睡去,然后死了。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于次日接送孙女上幼儿园。家人奇怪于这点,才发现他已故去了。

姨父的故事,让我想到他的姐姐,还有同村的小奶奶。姨父的姐姐终身未嫁,后来信奉佛教——我以为里面或许还掺杂了道教,我少年时看过的几本佛经,便来自她那里,“惟慧是业”、“度一切苦厄”等句式,就学自那时。

前年春节回乡,去看望她,她颤颤巍巍地拿出瓜果糖茶来招待我,屋里充满檀香味,就像寺院或道观里那样。

后来便听闻她去世了,未等到下一个春节。

村里的小奶奶,与我是本家,只有一个女儿,嫁到三岔河镇去了,她的儿子——小奶奶的外孙——小时候和我一起玩过,他教我玩过一种类似围棋的游戏。

小奶奶丈夫早逝,无子,享受五保户待遇,母亲在时,常去她家一边聊天,一边做针线。儿时我常随母亲同去,觉得她家火塘甚暖,在座的人也都甚是亲切。

我们长大了,便不再去了。小奶奶家日渐冷清,她和母亲们这些老人,都变得孤独起来。

小奶奶终于病故了,村里为她举行了葬礼。她住的小屋现在还在,我回家路过,总是不由得想起小时候的事来。

这些年,村里的老人们纷纷故去。去年,我的同学吉生的母亲去世了。我端午回家还在路上碰到她,叫她一声老嫂子,她便也热情地问“回来了”。那时她的脸上只有些微的浮肿,没想到这竟是最后一面。

吉生母亲去世前的春节,石生的父亲也去世了。他患有肝上的疾病,有一次在河埂上就疼晕过去,幸得人及时发现。

这些老人,年轻时吃过苦,遭遇过不幸,多数也都曾儿孙绕膝,但是及至孩子们长大,外出务工或求学,他们身边便突然空落下来,人也就此变得孤独了。

前久网上流传一篇文章,大致是“你陪父母的时间只有多少天”这类,其中以年轻人春节回家七天为基础,计算得出人生可陪父母的具体时间。

无论是三十天,还是六十四天,说起来都很短。或许正应了那句话:尽孝需尽早,否则,便真是“子欲养而亲不待”了。

说回姨父,姨父身故于煤气中毒。而在他去世前不久,昭通一家的四个娃娃烧炉取暖,也都全部因此死亡,读来令人悲伤不已。

有句古诗说:“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畅想一下茅庐飘雪、而红泥火炉亮堂的情景,倒也让人温暖。

只是,寒夜里,很多人烧起火炉,却在走向死亡。一如姨父,故去在这个冬天,撒手他耕作过的土地和田野,魂归天国。

姨父是现代农村里的一分子,透过他,我看到很多叔伯兄弟的人生,他们脸上是古铜色,身板精干扎实,有的双腿生着筋疙瘩——多年的劳作刻下了这些印记。

他们走了,不伟大,也不卑微,就像这个世界的生老病死一样,辞别亲人,埋于黄土。后人想念不想念,都不重要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兵锋 2018-1-13 12:06
上次打出天然气来,二婶拍了一个小视频,我看见他,脸上充满了笑容,本想有空回家去找他细细家常,没想到却是最后一面;
回复 兵锋 2018-1-13 12:06
上次打出天然气来,二婶拍了一个小视频,我看见他,脸上充满了笑容,本想有空回家去找他细细家常,没想到却是最后一面;
回复 wx_江枫_j233V 2018-1-13 13:10
兵锋: 上次打出天然气来,二婶拍了一个小视频,我看见他,脸上充满了笑容,本想有空回家去找他细细家常,没想到却是最后一面;
是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