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李国豪 http://blog.clzg.cn/?307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练练笔,吹吹牛,读读书,跑跑步

日志

那次我可能是醉了

已有 563 次阅读2016-3-27 19:54 |个人分类:练笔文章|系统分类:时报人博客| false

我五岁,就已经算是长大了。我们一起上山放牛,总要带上许多零食。城里人现今很宝贝的那些,我和姐姐在很多年前就自己制作了。

生起火来,在锅里放入一铲盐,等盐巴炒得足够烫时,再把晶莹、饱满、黄橙橙的玉米粒放在热锅里,用铲子不停地翻搅。玉米粒不一会儿就开始鼓胀、发亮,继而爆开,哔哔剥剥,欢快地跳动,再过一会儿,白生生的爆米花就成了。

先前,总有一些不安分的,径直跳出锅外。我总在锅边等着,它们一出来,就被送进嘴里。

姐姐问,弟弟,你能背住一颗包谷籽吗?弟弟说,当然。于是姐姐挑出一粒没有爆开的包谷籽,放进弟弟的背心里,弟弟就被烫得大哭。

姐姐说:“不许哭,你答应能背住的。待会儿不许吃爆米花哦。”弟弟就止住哭腔。

我们有时不做爆米花。姐姐取来荞面,放在盆里加入水,用筷子不停地搅,等荞面搅得粘稠有黏性后,一勺一勺地舀来,轻轻放入热锅里,像湖里的波浪,渐渐地蔓延,由小变大,继而慢慢变干,等中间冒出一个一个的小眼儿时,就可以翻过来煎另一面。

带上碗口大黄生生的三五个荞饼,再用水壶灌满一壶酒水,就是我和姐姐的午餐了。酒是母亲自己酿制,我们叫做“白酒”,又与俗称的白酒不同,其实只是一种发酵过的玉米饭。我们上山放牛的时候,用这种“发酵过的玉米饭”加点水搅拌,放点糖精,就成了解渴的饮料。

有日在山上,我喝多了这种自制的饮料,头开始发昏,我对姐姐说,想睡觉,然后就躺在山上的一块巨石上睡着了,微风呼呼,牛铃阵阵,太阳暖和地照耀着,我做了许多梦。

姐姐不知道,那次我可能是喝醉了。

《姐姐》节选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