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昆明星亚摄影博客 http://blog.clzg.cn/?21031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电话:65190256 手机:13678755041

日志

星亚摄影周边游。。走进富民逛一逛

热度 1已有 321 次阅读2017-1-9 17:49 |系统分类:彩龙博客| 周边游, 富民

走进富民

文图:星亚
  
  早晨薄雾缭绕,寒气袭人。驱车富民款庄,驶上轿子雪山专线,天气骤然晴朗。谈笑间,过花箐水库,景色壮观,车内人同时狂喊“停车!”,不顾脚下泥泞,踏上坡头,手机、相机拍得不亦乐乎。
  山坡下,水库边,小村庄云雾飘渺,水面如镜,波澜不惊,漫漫雾气贴着水面缓缓而过,弗若仙境,晨光下,远山如黛,近景如画,层峦叠嶂,如毛主席所写“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赏美景,时光匆匆而过,错过汇聚时辰,临时决定路途解决中餐,行至兰家村附近,见“脆鱼轩”餐厅停车,蜂拥而下,天降饭桶一群,老板惊喜连连。
  到脆鱼轩,当然要吃鱼尝鲜。厨师拎出条约7公斤重的鱼说:“这是从广东运来的草鱼,养殖条件高,不喂饲料,喂蚕豆,吃起来脊骨坚爽,鱼味鲜甜,在广东叫脆肉鲩。”
  厨师尚未说完,两桌人,男士桌嫌我太吃得,喊我去女士桌,女士们则连推带搡拒绝我,理由是她们也不够吃,没人要,好尴尬,恨自己胃大,更恨他们不仁不义,无奈之余,我作出让步,先吃八碗饭,再吃鱼,方得入席。
  一群酒囊饭袋咂着嘴,满地鱼骨鱼刺,我没吃几砣就撑不下去,只得眼睁睁看他们吃得鱼饱神虚,上车时,我暗暗记下这个地址,下次自己去吃独食,才不带上他们。
  路过沈家村,当地作家说村里有条红军留下的标语。遂前往瞻仰,进村子,鸡狗欢呼声不绝,恐狗!大伙全看着我,说我皮厚肉糙,即便被狗咬上一嘴,也不至于会伤筋动骨,于是,有人吹起口哨“咯-哩咙-松井,松井,松井……”,押着我朝前走。
  憨人有福,狗拴着。村子里飘来阵阵猪屎马粪清香味,几个老倌老奶坐在门前冲壳子,听说我们要去瞻仰红军留下的标语,便热情地为我们指路,突然间感概万千,我们仿佛成了红军战士。
  七拐八绕,找到标语遗址,两块墨石,上面是“文物保护单位” 牌,下面刻着“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字样。紧邻村民大门,主人见我们,盛情邀请参观他们家老宅,院内有些杂乱,二楼窗前横挂两杆包谷,在阳光下金光闪闪,主人奉出葵花籽招待,出屋时还硬塞给我们每人一大捧,想起红军军纪严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大伙仍半推半就装进衣口袋。
  出村时,一户人家门口,坐着几位大姐,围着一盆东西边吃边拉家常,我探过去说:“你们吃什么啊”“腌萝卜”,请我尝尝,放进嘴里,满脸享受的表情,引得大伙口水直流,但他们仍然严以律己,批评我不像红军,像国军。还以史料辅证,当年红军路过富民时,沿途都有贫苦农民煮洋芋和青蚕豆给红军充饥,红军无法拒绝好意,收下后按市价付钱给农民,红军精神让我无地自容,仍恬不知耻地说:“我这是与老百姓亲如一家。”
  太阳当空照,返昆又太早。本地作家说,离此地不远的马街村,有座紫虚观,曾被称为“富民县第一所中学”,它还是款庄的革命据点,也是款庄革命火种最早的发祥地。
  紫虚观村,远看绿树成荫,近闻空气清新,通往村子的水泥路很窄,爬坡进村,尽是泥泞路,几乎不能脚踏石地,一脚下去才知深浅,只能踮着脚尖跳芭蕾舞了。
  村头,老奶奶招呼我们,笑容满面,苗装已然褪色。寻到紫虚观,破败程度让人堪忧,房屋摇摇欲倒,厢房住有人家,鸡鸭在积满稀泥的天井里散步,偏殿走廊架着个鸡笼,尚未走近,鸡屎味扑鼻而来,呛得泪眼朦胧。
  鸡窝里有“土鸡蛋”,我向美女作家雅兰招手,喊她过来顺手牵鸡蛋,只见她左手捂着鼻子,闭着眼右手乱摸一个,粘满鸡屎,放回去,又重新摸个干净的,拿在手心上,萌萌地看着我,偷走?放回去?我看周边无人,便扇动美女带走,只见她像捡到个宝贝,小心翼翼放入包内,蹑手蹑脚离开作案现场。
  鸡笼边,柱子上,插着把锈渍斑斑菜刀,让我想起红军的故事。当年红军住在某村民家,做饭时不慎将菜刀砍缺了个口,临走时赔了村民一块大洋。看他们家门口,摆放着些破旧的鞋子,心里不是滋味,转身掏两元钱,悄悄放进鸡窝里。
  紫虚观正殿有住户,屋檐下挂着几吊包谷,见背箩里有萝卜,房门未锁,便推门而入,找出镰刀,削萝卜,正当大伙边吃边拍照时,主人回来,老伯并未惊讶,而是乐呵呵地与我们讲农村里的新鲜事,临别时还告诉我们,今天在屾箐农家乐餐厅后山举办苗族杀猪饭活动,邀请我们过去参加活动。
  按老伯的指引,我们来到活动地点,舞台、喇叭、苗族兄弟姐妹站满草坪,四周摆满吃饭的桌子,年轻人载歌戴舞,玩游戏,征得苗王同意,我换上他的苗族服装,开心地做了次苗王。
  太阳西沉,“开饭!”苗王一声号令,在欢快的苗族歌舞表演中,大家且看且吃,年轻小伙们搬来柴禾,准备篝火晚会,我吃一阵拍一阵,游荡中发现,第一桌坐着五个老人,虽未着苗装,却看似有辈份有威望的人,闲聊中,或许我的马谱太别扭,老人们没法与我通畅交流,便简单问:“你们见过红军吗?”
  “我们住在深山里,没见过。”
  “如果当年你们见到红军,会请他们吃杀猪饭吗?”
  “会,肯定会。我们喜欢红军。毛主席好!96岁喽,吃不得几年喽。”老人边说边与我打手势,笑得很开心,他心里装着满满的阳光,温暖着他,也温暖着我。
  忽然,发现周边不见好友身影,我便打电话问,他们说:“你慢慢吃,慢慢拍,我们要先上车走了。”
  “什么叫不离不弃,你们咯可以有点红军长征精神!”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