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昆明星亚摄影博客 http://blog.clzg.cn/?21031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电话:65190256 手机:13678755041

日志

星亚摄影于年末。。发最后一张照片

已有 364 次阅读2016-12-31 11:05 |系统分类:彩龙博客| 照片

最后一张照片

星亚/文
  
  “老太太走了”。三哥跟我讲。三哥是我的顾客。
  他递给我张证件照,说老太太生前最喜欢这张照片,也是她今生最后拍的一张照片,让我找找原图,扩印几张,留给兄妹们做纪念。看着照片,让我回想起三年前,他与老太太来拍照时的情景。
  三哥六十多岁,说话磕磕绊绊,显得有些拘谨,满嘴“底片。小五分相。几天拿得到”,听到这些胶片时代的名词,我估计他很久没进过相馆了,待我解释清楚,他才说是先来问明白了,好回去带老人过来照相。
  “妈,就在这里拍了,你慢点。”三哥搀扶着老太太进来。
  老太太个子高挑,穿着件红色毛尼外套,戴着顶有边沿的红帽和金丝边眼镜,系着条淡粉色纱巾,恰好遮挡住脖子上的颈纹。浅浅的粉底涂抹均匀,到颈部也没有明显的界线,过度得非常自然,脸上的老年斑被粉饰得若隐若现,只是口红涂得有点刺眼,唇轮廓线显得很清晰,上唇色略深于下唇,边缘深于中央,仔细一看,不是口红,是唇彩,这化妆水平,足以把那些胡涂乱抹的美女们甩几条街远。
  看她站着有点摇晃,我招呼三哥照顾好老太太,她却推开三哥的手,哼起小曲,身体随着节奏摇摆,连头也晃起来,她那悠扬的唱腔和甜美的嗓音,一听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水平。
  忽然,她抓住我的胳膊说:“师傅,你看我这么漂亮,一定要帮我照漂亮点,我要拿去填表领高龄补贴。”三哥怕我介意,说:“妈,你不要这样,放开手。”我示意他没事,牵老太太进去坐好。
  我请老太太把帽子摘了,她像个孩子似的,扭捏地摇摆着身体说:“不,我就要戴着,戴着照漂亮。”说着还特意把身体斜朝一边,挺起腰,转头看着我,摆出模特的范儿。看她习惯性的动作,我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女人不寻常”。
  “妈,你别这样,不兴戴着帽照相,不然你就领不着高龄补贴了。”三哥左哄右哄,她才摘下帽子,露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运动头”发型,端端正正坐好拍照。
  处理照片时,老太太坐我身旁,提醒我要修得漂亮些。忽然她伸出手,摸着我的手臂说:“小儿子,你回国了,怎么不回家呢?”我愣了一下,转过头看着她,三哥见状拉回老太太的手说:“妈,你别这样,五弟还没回来呢。”
  老太太又抓住我的手腕说:“小儿子,回来就好,下班回家,我们等你吃饭。”三哥欲阻止她,我示意他没关系,并向老太太微笑着点了点头。就这样,在她与我这个“小儿子”的含糊交谈中,处理好照片,送他们母子走出相馆。
  往事如烟,提及“小儿子”,三哥说:“五弟喜欢摄影,那次外出摄影,他把三脚架架在悬崖边,一阵大风吹来,为保护相机,不慎摔落下去,走了。当时母亲因父亲在文革中遭迫害身亡,导致轻度精神失常,就没敢告诉她五弟遇难的消息,而是谎称他去国外进修,久而久之,随着病情加重,母亲甚至连我们的名字都记不清楚了,只是偶尔会想起她还有一个在国外的小儿子。
  “我妈可怜啊,大家闺秀,能歌善舞,在文化部门工作时,唱过滇戏、崴过花灯,还演过京剧样板戏,也算得上是个明星,可惜后半生却只能活在她以往的世界里,临走时,还念叨着让她牵肠挂肚的小儿子。”

(2016年11月9日发表于《春城晚报》春晓副刊)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