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宝木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lzg.cn/?8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昆都记忆

热度 4已有 1519 次阅读2017-8-16 16:14 |系统分类:彩龙博客

          生活新报就在昆都那里。这刷新了我对昆都的印象——它不仅仅是疯狂和迷醉之地,还是文化之地。

       昆都的早晨冷冷清清,醒得比城市的其他街道明显要晚些。才从西昌路右转进入,喧嚣之气就被抛到了身后。在金马源大厦打完卡、领了任务下了楼外出采访,街道依旧睡意浓浓。至中午时分采访回来,她看上去还睡眼惺忪,小吃店才陆陆续续开门迎客。

     下午,编辑陆续到达采编中心,昆都开始热闹起来。

    随着楼下一阵喧哗,采编大厅沸腾了,以编委兼编辑中心负责人朱红扬、社会部副主任王利平为首的一伙激情分子冲下了楼。大约十余分钟后,传来了一则发生在楼下小吃店里的惊心动魄的故事——几民警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小吃店里一名持刀滋事男子。

       关于事发原因,我已记得不太清,但我清晰记得的是:我接到了楼下领导打来的电话,让我这个刚刚转正不久的新手迅速下楼采访此事。

      晚上我用一篇特写还原了这个故事。

      朱红扬和王利平不一定还记得:他俩对我那篇稿件大加鼓励,在他们的推荐之下,我凭借那篇稿件拿到了进入生活新报后的第一个月奖。奖金颇为可观,好像有一千元左右,顶得大半个月的收入。

      关于这事,直至今日的每次回忆,我都会后怕,我都会想:要是那天我把发生在那么多领导我前辈眼皮子底下的事采写砸了,后果会是什么?

       昆都下午有了热辣劲,到了傍晚,有了短暂的浓情蜜意。

       那个傍晚,我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在金马源大厦楼下——通往昆都商业核心区的通道中等人。屁股坐在自行车上,一只脚踮在地上,欣赏着一个个往来如织的红男绿女。

      不经意间,一辆锃亮的、车窗密闭的黑色轿车停在了我跟前,拉开车门下来的是时任生活新报的总编辑张永才先生。彼时,我离开生活新报已近一年。

      张永才拉着我问长问短足足七八分钟,直到后面响起催促的喇叭声。我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不知所措,不知所云。

      这份感动至今仍留存于心。每当忆及此情此景,又一个傍晚的情景总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在脑海。

      那是2003年3月一个傍晚,金马源大厦张永才总编辑的办公室里光线昏暗。我们之间的谈话已持续了近两个小时。

     “你如果不答应我,我们的谈话就拉死了,我们就一直谈下去。”我记得后来张总是这样说的。当时我看了看表,已近7点,不忍心让他一直饿着肚子,我以谎言结束了我们之间的谈话。

      “好的,我答应您,留下来。”

      几天之后,我选择了不辞而别。离开生活新报之后就一直没再见到他。直到前述他主动下车的那个傍晚。

      已经十多年过去了,那天傍晚昆都那场近两小时的谈话一直感动着我,温暖着我,羞愧着我。我至今记得张总还说过:“我虽然不是最好的拳手,但我绝对是最好的教练,我会把你训练成一个好拳手。”

      那时,他刚刚接替向先跃任生活新报总编辑仅几个月,而我还是一个不满一年的新兵蛋子。

      傍晚过后的昆都,变得纸醉金迷,狂燥不安。后来,好乐迪KTV打死了顾客;后来,生活新报搬离了昆都。

      后来,除了路过,我没再和昆都交往过。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wx_007_n6DvL 2017-8-16 18:39
拜读了!
回复 星亚摄影A 2017-8-17 09:58
有意思
回复 彩编13 2017-8-17 10:00
您的文章已被推荐至社区首页,感谢支持。
回复 Aerry·阿瑞 2017-8-18 16:05
有思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