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钱映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lzg.cn/?73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解构者的重建(代序)

热度 3已有 1880 次阅读2014-5-13 00:26 |个人分类:阅读|系统分类:彩龙博客

 

 

              

 

    一个光影陆离的影像年代已经到来。


    数码相机引发的影像制造正在带来一场巨大的生存变革。摄影变得如此简单,人人皆是摄影者。咔嚓,成像立现,世界尽在取景器之内,世界为我所有。摄影不再有专业霸权,拍摄、成像、流通等技术门槛被一道一道被打破,手机拍摄更是造就了前所未有的全民影像狂欢。举手即拍,成为芸芸大众比文字更简单的一种自我表达方式:到此一游,此时此地,彼景彼物,我拍故我在。


    接下来的问题是:那些对世界举起相机的摄影者,他们在拍照着什么?


    《在多云的天空下》有点异类,这是孟涛涛出版的第三本影集,是多次往返、长驻尼泊尔之后留下的影像。跟大多数人不同,孟涛涛显然无意于去那个色彩强烈的国度拍摄大家津津乐道的风光风情,也不做全景式收纳,他直接奔着那些吸引他的细节而去:某个人的某一时刻,建筑细节灵光一现的凸显,被光线藏起来的幽暗空间,衣服突然被掀起的刹那,红色袈裟下一双赤裸的脚踵,转经筒飞旋的一瞬间,贫民与僧侣的忧伤面孔,墙上偶然呈现的阴影……,当这些细节被编排在一起时,一个“场”出现了。这是一个具有纵深感的关系“场”,是人与物从幼至老,从生至死,从冥想的此时此地至遥远的彼岸或永恒,它们并存共生,呈现出“现实”与“真相”。《多云的天空下》依然沿袭了孟涛涛《路边——时间的痕迹》与《一念见方》的主旨:透过时间看本质。他是一个对时间和存在感有敏悟的摄影者。孟涛涛强调,他想在尼泊尔拍到的,无非是一种“正常”:生与死,信仰与怀疑,快乐与忧伤,承受与祈祷,而不是被导游词冠以“神灵国度”的旅游胜地。他追求的“正常”,就是罗兰巴特在《明室》里的“实在性”:摄影的意思是:这个,是这个,是这样的。此外再没有任何别的意思。” 而当我如此开始行文时,明显感到自己已经被孟涛涛营造的“场”一下子带入核心区域,脱离了惯常的逻辑走向。

 

    回到主题上来。《多云的天空下》是一部什么样的影集?并不复杂:一群尼泊尔人的肖像,一些与宗教仪式有关的细节,一些在场者和他们所在的现场。


    在与朱霄华的一次对话中,孟涛涛说他的摄影是一种做减法的表达,《多云的天空下》依然固守着这样一种孟氏姿态:先拒绝,再保留,不媚俗不媚雅。他有意识拒绝旅游刊物式的美化风景;拒绝浮浅的风情、异域这一类俗见之物;拒绝隐喻与象征;拒绝炫耀;不描述旅程,不讲述陌生,不做观光记录。取景框成为他的雕刻刀,剔除杂芜,只留下细节 


    这是一些正真意义上的细节:局部的,不完整的,细小卑微的,像字词一样既能独立又能衍生的个体。比如被阳光照亮的一个细小彩结,在某人的背上、发际,是什么意思?其实没有什么意思,就是一抹光,蓝色衣领、红色彩结、黄色串珠以及被阴影与光线强调的肩背。没有象征,没有隐喻,只是一个结,一头连着珠子,一头连着那个看不见面孔的人。意义,留待观者去解读或者忘记。而在另一张照片中,同样是串珠,却被置放在一块陈旧木板的暗影里,看不见主人,看不出它的含义,就是一串离开人体的串珠,曾经被手指捻拨、被赋予轮回意义的珠子们,闲置在阴影中,从象征与寓意中抽身而出。正是这种对赋形之词的逃离,解除了观念控制、象征、隐喻,使被拍摄对象重新获得意义。


    人物表情,僧俗日常生活,宗教场景,《多云的天空下》展现的,只是尼泊尔众生的日常图景,普通,琐碎,温暖,不庄严不完美,既明亮又黯淡,它们远离工业文明,不属于旅游者的话语或者镜头,不属于那个被利益追逐快跑的现代化,它们在自己的传统中安然自存。翻开图片,似乎就能触摸到有温度的身体,真实的笑与忧伤,卑微者的尊严,信仰者的谦卑。这些最基本的东西,正是现代社会最不被相信也是遗忘得最彻底的。孟涛涛执意把它们找回来,重构自己的价值世界。在他身上,你可以看到最直接的拒绝,同时也看到最执着的相信。 


    解构,是孟涛涛喜欢的词。同时,他也喜欢另一个词:相信。在“解构”与“相信”的两极,他在重建,用那些被剔除了杂芜的细节重塑一个他觉得“正常”的世界。在解构中,孟涛涛完成了重建。让事物就是他们自身,俗世就是繁杂生动的俗世,宗教就是信仰者坚信的宗教,这就是孟涛涛想建立的“正常”。他的“相信”正是《在多云的天空下》所表达的那种存在:平静,温暖,喜悦,忧伤,悲与苦,生与死,时间,以及信仰者的彼岸。在陌生之地,在那些古老斑驳的建筑边角,他找到熟悉的精神通道。


    不难发现, 孟涛涛呈现的尼泊尔不是陌生异域,而是曾经熟悉又被遗忘、忽略、湮没的日常生活细节。那是儿童的好奇天性,女人们的安详,信教者的诚服,贫民的辛劳,曾经熟悉的微笑、忧伤与冥想,他们就是身边某人,突然留下一转身的轻风,一弯腰的谦卑,一回眸的迷惑,一露齿的灿然。 


    在这本尼泊尔影像集中,孟涛涛关注得最多的无疑是那些谦卑者与信仰者。他很少修饰,也不回避黯淡与无意义的瞬间在镜头那边,万物都保留着它们与时间的关联,这种关联是落尘,是积垢,是磨损,也是藏匿生命的光与幽黯。无论是一堵斑驳的墙面,寺院的阴影,面目模糊的雕塑,被万人抚摸、满是积垢的巨大砖柱,抑或是肤色黧黑的人们,都保留着本真的样子,他们安于自身,臻于和谐。让你感觉这个国家的传统文化犹如一个巨大的子宫,柔软深厚,保留着必要的幽黯与神秘,包容并滋养了她的人民。


    孟涛涛一直坚持某种旁观姿态,他依然是那个在《路边》的讲述者,看着轰轰烈烈的主流喧闹而去,自己在边缘处凝神发呆,然后如获至宝般找到了被遗落的常态、常道。个常道,是逃脱话语控制的,非象征隐喻的。然而拒绝象征并不意味他要回到简单的纪实,孟涛涛的镜头取向主观性极强,他拒绝宏大,不追求完备,也拒绝不加选择、见子打子的纯粹记录,他只选择那些能够引起他兴趣的东西,他会花很长时间等待某种灵光一现的遭遇,类似本雅明在《灵光消失的年代》里描述过的灵光:“对时空的奇异纠缠,遥远之物的独一显现,虽远,犹在眼前。”它们是与身体有关的物象,也可以是有精神和时间含义的细节。

 


    孟涛涛说自己一直在用影像讲述故事。 


    作为一个专业平面设计师,孟涛涛执意坚持自己编排设计他的个人影集,他追求形式感,追求编排的语法。他饶有意味地排列着经过精心剪裁的细节,让照片之间产生某种关联,从而形成自己的影像张力。这很像卡尔维诺《命运交叉的城堡》那副变化莫测的塔罗牌,同样的一张牌在不同排序中出现完全不同的含义与命运。孟涛涛喜欢摆弄这种牌理一样的可能性,把一个姿态里的不同神情并列,把不同空间里的相似人生场景比照,他迷恋于这种关联营造的语境,并在这语境中找到自己游走的场域。这个场域的景深似乎深不可测,譬如一只表情忧伤的猴子,比照着旁边浮雕上业已成神的猴子;一个带小孩的老妇人旁边,紧跟着一张带小孩的老头;一个女人披肩撩起的背影,似乎在另一个场景中被另一个女人重复;一个蹲着的人,仿佛模仿着另一个在建筑浮雕蹲里伏着的神像,正在从轮回中走出;一双捏着酥油的手,似乎可以在下一张图中得到清洁与解放……。排列,关联,相似中的不同,殊异中的酷似,今生前世,当下往生那不就是我们吗?这让人产生幻觉般的体验。这是佛教徒的轮回?还是老子的“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惚兮恍兮,其中有物”?


    从人物肖像开始,以多云的天空收尾。有没有玄机?大量的留白与精简,这停顿间有什么意味吗?孟涛涛似乎并不关心别人如何看,对别人的过度解读也不以为然。他反对象征、隐喻、美、风情这一类可能带来遮蔽的表述,他既不美化,也不丑化。他喜欢强调自己的拍摄对象:他们就是他们自己,不是被照相机占有的人。


    在尼泊尔多云的天空下,那些人存在着,安于人生常道,安于传统,安于信仰,安于幽暗与明亮交织的照片。

 

                2013/9/5

 

                                    


                 

                                                       

                                                                    

 

                   

                   

                   

                     


                   

                                                                                         

                                                                  

             

               

                   

                     

                                 



          《在多云的天空下》由云南大学出版社出版


孟涛涛

出生于云南大理,毕业于兰州大学计算机系,现居昆明。建筑设计师,平面设计师,画家,自由写作者。长时间从事区域文化、宗教及手工艺的学习、考察、记录工作。著有摄影集《时间的痕迹•路边》、《一念见方》、《在多云的天空下》,摄影散文集《没有胶卷的暗盒》。纪实散文集《迪庆三章》即将出版。

孟涛涛个人摄影网站www.mengtaotaophotography.com

 

 

 


路过

鸡蛋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糊涂老马 2014-5-15 18:18
图文并茂,美不胜收……
欣赏中,分享了,恭候《在多云的天空下》出版里……
回复 大虫 2014-6-4 17:08
  
回复 星亚影楼 2014-12-16 20:30
真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