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超威蓝猫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lzg.cn/?471315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的父亲

热度 2已有 1192 次阅读2017-8-30 15:56 |系统分类:彩龙博客

        小时候住在部队。蓝灰色的砖房,门窗陈旧,空间逼仄,一家三口只能算是勉勉强强。最大的乐趣,是那台大脑袋的电视,虽然经常出故障,但是父亲每次拆开鼓捣一番,它便神奇地康复如初。家里的电器坏了,保险丝烧了,在父亲手里就像摆弄小孩子的玩具一样,易如反掌。


      而父亲更多的时间不在家里,早上醒的时候,父亲已经走了;晚上睡了,父亲还没回来。往往到了深夜,才听到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这时父亲才能脱掉满身油污的蓝色工作服去休息。母亲总是亮起一盏灯,和我说:“快去睡觉吧,我等你爸回来。”


      父亲不爱和我讲工作上的事。少有的一次,父亲带我去机场散步。路过田野、训练场、战斗机群,我站在驾驶舱里,看着满目的仪表,闻到浓烈的机油味。我问父亲这是什么工作,是飞行员吗?父亲笑笑说:“修飞机的。” 我那时觉得飞行员风光无限,心里却明白,父亲做的是更苦更累的工作,是真正的技术党。从那以后,别人问起父亲的职业,我都照着原样说:“修飞机的。”


      部队里条件有限,家家都捡来废弃的训练机油箱,安在房顶上当简易的太阳能热水器,有**型的,有桶状的,千奇百怪。天晴还好用,阴天就无能为力了,洗澡只能去部队的公共澡堂。那时我人矮马小,经常洗到一半被强壮的兵哥哥若无其事地挤开,场面尴尬。和父亲一同去,却常有人让位,很是开心。某日回家的路上,父亲似乎看我颇为顺眼,拿政治工作的口吻教育起我来:“在班上不要给女同学传纸条,不要早恋。”我忙着点头,心中暗笑。那是珍贵的和父亲相处的轻松气氛。


      大学时,一日母亲打来电话,语音哽咽,说父亲饭局上喝多了酒,半夜胃出血,拨120送到医院急救。我听着,心里五味杂陈,呆立在楼道口,眼泪簌簌地流下来。伤至如此,父亲却不能宣扬。只是自那以后,父亲戒了烟,戒了酒,少了许多应酬,在家的时间也渐渐多了。心中那个高大的父亲,好像被什么东西击倒了。


      那年过年回家,灯火如旧,却猛地看见,父亲的头发竟皆近全白。那一刻,竟有时光遭窃之感。我清晰地意识到父亲的衰老,问父亲,怎会头发白的如此之快,父亲只淡淡地说:“懒得染了。”听闻此语,我眼泪又涌上来了。


      毕业后,只身来到云南。古语说,父母在,不远游。我却是离家万里了。


      父亲干了一辈子机械,却对互联网敬而远之。他常说,手机能打电话发短信就足够了。但为了和我多联系,父亲也学起了微信,发来的信息经常夹杂着手写造成的错别字。我看到消息,如同看到父亲摆弄着智能手机努力的样子。父亲年少时从山沟里挣扎出来,读了大学,吃了很多苦,学了一身本领,然后参军,报国,仰不愧天,俯不怍人。有我后的二十余年,父亲一向言辞严厉,常使我感觉自己一无是处。现在不在身边,却只挂念着我,多番叮嘱,生怕我遇到难处。我一遍一遍地告诉他,我很好,我的同事们也很好,只愿他少几丝白发,少几分担忧。


      过去在家里,作业写烦了,就喜欢翻起老式的影集来。翻开第一张,那是二十出头的父亲。野外的营地上,我看到年轻的父亲,身着八十年代的军装,背着酷酷的无线电设备,拎着一瓶棕色的燕京啤酒。面泛笑意,神采盎然。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MokaiJ 2017-8-30 16:39
鼓掌 鼓掌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