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wx_江枫_j233V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lzg.cn/?441188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故乡的渔猎岁月

热度 2已有 1628 次阅读2017-12-17 11:25 |系统分类:彩龙博客

恍然又是年底,百事无成而万千忙碌,遂而焦虑、忧闷汇聚于心。正烦恼间,忽一日侄儿相约回家,并垂钓盘江之畔。

回家最终没回成,但这倒勾起了我的回忆来。钓鱼捕鱼这件有趣的事,我小时候干过不少,至今想来,那份闲适、那份快乐,真是无可比拟。

家乡本是一小村庄,名曰“麦凹(音wa)村”,就像孤悬海外的台湾一般,孤悬于河西堡(音pu,疑为明时军屯之所)村委会约摸一公里外,以前叫一队、一社,现在叫一组。

有河西堡,是不是还有河东堡?没错,老盘江穿过我们两个村,南向而流,河之西侧为河西堡村,河之东侧为河东堡村,两个村隔河而望,以桥通行,不时通婚论嫁,话说我家二嫂,就系河东堡人氏。

一条大河波浪宽,波浪里不知道带走了多少故事。单是防洪,我就经历过数次,记得有一年大河涨水,眼看就要漫堤,一河水晃晃漾漾,看着甚是惊心,时年尚在念小学的我,还去搬了几个小沙包,而父亲,则把自家的几棵树砍了,送给村里防洪之用。

对了,母亲说我是有一年发大水躲洪灾,在河堤上生的。在家乡,河堤亦叫围埂,印象中,母亲说我小时候还叫过“围生”这个名字。村里还有人叫“楼生”,这取名法真是醉了。

临河而居,危险自然是有的,但方便就更多了。水是生命之源,这个道理先人们早就悟透学深,譬如,战争时断敌水源——马谡上山守街亭,水源被断就全军乱了;适宜农耕——俺们村是小有名气的稻米、蔬菜产地。

鱼,是大河带来的精灵,也是自然馈赠的资源。小时候,村民们还保留着很多渔猎文化,比如扳罾(ban zeng)捕鱼,拿一张网,用竹竿连接四个网角,保持网是撑开的架势,轻轻放于水中,可投鱼饵,也可不投,罾入水时间可长可短,大致估摸着有鱼入网了,岸上人便用脚抵住连接渔网的长杆,扯拽罾顶端系着的牢固长绳,缓缓起网,那些入网之鱼便逃无可逃了。

扳罾捕鱼最大的快乐,就是渔网四角出水,网底虽在水中,但已可见其中青背白腹的鱼儿挤在一起,并因逐渐离开水面而惊慌乱窜。

那些年河沟中的鱼儿甚多,一网下去,总有不少收获,鱼的种类,则多以小鲫鱼、小马鱼和虾子为主,偶有鲤鱼、白鲢和草鱼。

捉谷花鱼,是二哥会的手艺,这是用一个竹蔑编制的漏斗,斗口设有“机关”——一个倒置的内口,入口阔出口窄,置于稻田水口,鱼儿极喜小有落差的流水之处,总是争先恐后去嬉戏,却不防这是人类陷阱,于是进得去却逃不出了。

谷花鱼大小十分均匀,腹背颜色较为明亮,加之捕获过程几无损伤,鲜活度上佳,味亦极美。

另外一种鱼获方式,就是钓鱼了。置一竹竿,细端系以鱼线,鱼线上穿鸡毛漂子,前端系牢鱼钩,穿上鱼饵,投于水中,就只需等待鱼儿咬钩了。

从实用的角度,鱼竿粗细都无甚所谓,鱼线可是缝衣线,鱼钩甚至也可是缝衣针。古话说:“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有时候你用直钩也能钓到鱼,那就是鱼儿贪食,一口将直钩并鱼饵吞入腹中,不上钩才怪。

直钩钓到的鱼儿,上岸姿势已经不妙,取钩的时候还得再受腹身破口之痛,深为同情之。

不过,稍微讲究一点的垂钓,鱼具都还需精心置办。现在工厂生产的鱼竿就不说了,说说我们那时的。鱼竿最好是金竹,一端到另一端匀称变细,系鱼线端要细而坚韧,鱼儿咬钩从杆尖轻颤便可感受得到,而扯钩时又不至于将杆折断。有根这样的鱼竿,是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之一。

至于鱼钩,乡街子或商店里都有卖的,分着号数,钓大鱼得用大钩,钩子尖端也设有倒刺,可防鱼儿吃了鱼食吐钩。

鱼线,我们那时俗称玻璃线,不知道跟玻璃有啥联系,反正比较柔韧,也分着磅数,八磅几磅啥的,粗的可钓大鱼。

至于鱼漂,讲究点的可上街买一个,也可用鸡毛自制,实在没有,用一节细点的玉米杆系到鱼线上,也无不可。

鱼食就多了。老家盘江等河沟里的鱼,以鲫鱼为主,鲤鱼、草鱼、白鲢等为辅,它们都是杂食鱼类,面团、谷糠、蚯蚓都可为饵,但面团、谷糠入水易碎,故以蚯蚓为佳。

田畔湿地里、谷场草堆下,蚯蚓多得是。蚯蚓在我家乡亦称曲鳝,带一把小锄或铲,十数分钟可得一大盆。小时候,挖蚯蚓时父母会让带上家里养的小鸡小鸭,它们最喜食蚯蚓。争食蚯蚓时,它们绒毛抖动,叫声兴奋,场景欢快热烈无比。

当然,这是另外一篇故事了。说回钓鱼,蚯蚓比较好养,一把土足矣,也容易穿钩,而且耐泡,鱼儿甚喜食之。

漂子我尤为喜爱用鸡毛漂,并且常用七粒。鱼儿咬钩时,通常是第一粒漂子轻点几下,当它点的紧、频,随之而来的就是漂子下沉,这意味着鱼从舔舐鱼饵开始吞食,我一般是等前两粒或三粒漂子沉水时起杆,如此成功钓到鱼的几率也还蛮大。

这或许属于懒办法,也属于初级钓者的经验谈,不过,这的确是儿时的难忘之处。

垂钓讲究以静制动,修身养性,但在儿时,垂钓常常是一班小伙伴一起,静是静不下来的,每当有人钓到鱼,现场总会有喝彩声。而大家边钓边闹,倒也不知不觉的消磨了许多时光。

儿时的渔猎生活中,掏黄鳝也是一大乐事。这事二哥和我的同学吉生最厉害,他们总是知道哪条田埂、河沟容易摸到鳝鱼,每次出手都有不小收获。至于我,多是当他们的跟班,帮忙拎着装鳝鱼的袋子。

自己出手,好像有那么几次。一次,我在水底的洞里摸索,不料竟掏出条水蛇来,目瞪口呆惊慌失措之际本能的将其奋力远远摔丢了出去。又一次,手刚伸进洞去,就被什么东西咬住了,那东西不仅咬,还转动自己的头颈,想加大咬的伤害和力度,我一发狠,抠住它的嘴硬生生的将它拖了出来,竟然是条肥硕的大黄鳝。

这可能是我猎捕黄鳝的学习阶段,也是最后阶段,随着我上初中住校,这样的快活时光就被学习这个笼头套住了,然后不得不在这条路上一路狂奔。

大文学家韩愈说:“君欲钓鱼须远去,大鱼岂肯居沮洳。”白居易说:“临水一长啸,忽思十年初。三登甲乙第,一入承明庐。浮生多变化,外事有盈虚。今来伴江叟,沙头坐钓鱼。”

关于垂钓渔猎那些往事,如今想来仍十分快乐。而故乡,在这些琐碎的记忆里,沉淀下来,现在回头看,故乡和它的历史传说、风物人情、生产生活,一并构成了独特的地域文化,刻印在我们这些孩子心里,走到哪带到哪,像是一部分人生,又像是全部的灵魂。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心境似水 2017-12-17 15:44
在麦凹里到白塔桥头这一段盘江河中我度过了十年的钓鱼岁月!
回复 wx_江枫_j233V 2017-12-17 16:19
心境似水: 在麦凹里到白塔桥头这一段盘江河中我度过了十年的钓鱼岁月!
哈哈,同感
回复 太达宏 2017-12-17 16:31
今日拜读老同学的《故乡渔猎岁月》,犹如我的童年趣事,一切都好熟悉、好有趣和美好!我们的大作家,每次读你的文章就是一顿“美餐”,甚有味道”
回复 太达宏 2017-12-17 16:33
今日拜读老同学的《故乡渔猎岁月》,犹如我的童年趣事,一切都好熟悉、好有趣和美好!
回复 wx_江枫_j233V 2017-12-17 20:05
心境似水: 在麦凹里到白塔桥头这一段盘江河中我度过了十年的钓鱼岁月!
感觉都是陆良人哦,兄弟?姐妹?
回复 wx_江枫_j233V 2017-12-17 20:05
太达宏: 今日拜读老同学的《故乡渔猎岁月》,犹如我的童年趣事,一切都好熟悉、好有趣和美好!我们的大作家,每次读你的文章就是一顿“美餐”,甚有味道”
哈哈,多谢班长
回复 心境似水 2017-12-17 23:00
wx_江枫_j233V: 感觉都是陆良人哦,兄弟?姐妹?
陆良三岔河人,男,工作之余喜欢钓鱼!
回复 心境似水 2017-12-17 23:00
wx_江枫_j233V: 感觉都是陆良人哦,兄弟?姐妹?
陆良三岔河人,男,工作之余喜欢钓鱼!
回复 wx_江枫_j233V 2017-12-18 11:41
心境似水: 陆良三岔河人,男,工作之余喜欢钓鱼!
哈哈,应该认识下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