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李国豪 http://blog.clzg.cn/?307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练练笔,吹吹牛,读读书,跑跑步

日志

沉舟侧畔千帆过,愿世间没有凉薄人

热度 1已有 726 次阅读2016-12-31 23:44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时报人博客

1.

二零一六年的最后一天,在高铁站偶遇一位女子,她手里提一篮草莓,闪着耀眼的嫩红,每粒都硕大可人。

女子有春天般的名字。她早晨9点从昆明出发,1050分到达文山广南,与朋友吃一顿午餐,驱车到果园摘草莓,傍晚7点回到昆明。篮子里的草莓没有遇到任何颠簸,饱满鲜嫩,顺畅到令人惊喜。

多年前,万万料想不到有今天的变化。从地铁一号线出站口,直接就站在昆明南火车站“孔雀”楼下的广场,蓝天白云下的站楼大厅外,合影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彩色的孔雀翎已开启了蓝光……

心中油然生出一丝喜悦——这个国家困难重重,问题繁多,但低头考量脚下的这片土地,依然能够欣喜地看到它,一直在负重前行。

 2.

但是我依然记住,我们生来不是专为赞美。看到进步由衷感到欣喜,看到问题,进而发出理性温和的之声,这是一个公民的义务。与此同时,一个进步的政权,也该允许各种声音的出现。

在这一年即将过去的前一周,云南乃至全国人,都被一句“镇越铁路”惊吓了。批评者有之,谅解者有之。这件事在网络上,以文字和视频的形式在流传,至今没有出现删帖、封杀等消息,也没有听说有人因此遭遇“喝茶”,这是令人欣慰的事。

 

让我们真正忧心的,实际上不是念错字这件事情本身,凡人都会不经意犯错。真正该忧心的,其实应该是不健康的官场生态。省长念错字时,身后、台前那么多人,居然没一人可以作出善意的提醒,从而通过一种幽默的方式,消解错误。也就是说,在先行的体制内,已经没有一个“孩子”,敢于说出“没穿衣服”的真相。

那么,是不是说,只在官场上存在这样的情形?我们只要反观自身,就会发现,我们面对问题,是不是经常内心说“管它呢”“反正已经这样”,在一些公众事件面前,我们经常没有理性的观点,只能采取冷眼旁观。

 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一种通病,就像鲁迅翁说的,“‘说不清’是一句极有用的话,不更事的勇敢的少年,往往敢于给人解决疑问,选定医生万一结果不佳,大底反成了怨府,然而一用这说不清来作结束,便事事逍遥自在了。”

 3.

前日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某报的“新年献词”,猛然感到一种悲哀。众声喧哗、日益粗鄙的时代,我们其实都是大词汪洋里的溺水人。大词里没有体温。我们抓住“互联网”这根稻草,往上爬,透出水面呼吸一口空气,想叫喊几声,发现周围全都是叫喊的人,很少有人冷静下来,倾听别人的喊声。

许多年前,陈丹青到昆明演讲。在云南大学“庆来堂”,面对有关“言论自由”的提问,他在讲台上说,这样并不坏,在民主国家,人们拿着喇叭在大街上喊,人人都在说,但是没有人在听。

而今,这种情况在我们这里演化成一种奇观,某些场合,人人都在听,只有一个人在说;虚拟空间,人人都在说,没有人在听。

1990年,捷克前总统发表新年献词,他说,如果把前40年留下来的不幸遗产理解为与我们自己毫不相干的某件东西,那是非常不明智的,相反,我们必须承认这项遗产是我们对自己所犯下的一桩罪过。如果我们接受这样的解释,那么我们就能明白该由我们每一个人来为此做点什么。我们不能将每件事都归咎于前统治者,不仅是因为这样做不真实,而且也会削弱今天我们每个人所要面对的责任,即主动地、自由地、理性地、迅速地采取行动。

 

4.

新年已至。

我满怀热忱,面对每一项工作;静下心来,再读胡适和鲁迅;延续二零一六年的读书计划,抽出书架上那些中国传统文化的老书,回望祖先来时的路。在可承受的压力范围内,继续用文字发出理性温和的声音。

凡事,只管去做,不轻言放弃,不轻易懈怠,相信一切总有有解决的办法。更加理性,更加温和,更懂包容。与此同时,保持独立,懂得判断。远离那些喊打喊杀的民粹,远离那些观念之争时总用汉奸加身的左霸,远离那些亟盼救世主降世的五毛,远离那些习惯性冷嘲热讽的犬儒,并提防那些可能随时捞点好处的告密者。

对,不愿参加任何圈子,圈子都很脏。但祝福每一个圈子里和非圈子里的人,珍爱兄弟,珍爱姐妹,如同珍爱手足。当遇到求助,尽一切力量,提醒自己永远保持善意,永远怀抱一颗柔软之心。面对世事,不失望,不悲观,做一株向阳的仙人掌,着一件刺猬的外衣,生一颗花痴般的心。《血战钢锯岭》是2016年最爱的一部电影,以主角道斯的一句话自勉:“当整个世界分崩离析,我只想一点一点把它拼凑回来,这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恳请进步中的祖国,把属于人民的生活,还给人民。如果公权在公众领域履行好职责,那么,聂树斌可能不会死,夏俊峰可能不会死,雷洋可能不会死,贾敬龙可能不会死。当然,在这些事件中死去的城管、村支书也可以享受这人间的阳光。

祖国呀,不要让“死”成为一个无动于衷的词。人终有一死,死于安乐,死于命运,死于绝症,死于主观造成的诸种意外,都是个人的事;但请别让你的子民,死于强权,死于漠视,死于非命,死于困顿,死于客观加身的各种不幸。未来已匆匆赶来,只有真正自由的民族,才能发掘真实的潜力,才懂得真正的创新,不是说吗?创新才是一个民族的未来! 

沉舟侧畔千帆过,愿世间没有凉薄人。引用鲁迅先生在《祝福》里的结尾,作这篇新年文章的结尾:“我在朦胧中又隐约听到远处的炮竹声连绵不断,似乎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夹着团团飞舞的雪花,拥抱了全市镇,我在这繁响的拥抱中,也懒散而且舒适,从白天以至初夜的疑虑,全给祝福的空气一扫而空了,只觉得天地圣众歆享了牲醴和香烟,都醉醺醺的在空中蹒跚,预备给鲁镇的人们以无限的幸福。”

20161231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彩编07 2017-1-1 10:36
你的文章被添加至精彩推荐,感谢支持。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