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昆明星亚摄影博客 http://blog.clzg.cn/?21031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电话:65190256 手机:13678755041

日志

星亚怀念父亲文。。遗落的一颗象棋

已有 595 次阅读2017-9-3 12:57 |系统分类:彩龙博客

一颗象棋

文图:星亚

  那天收拾家务,在沙发缝隙中,我找到颗“帅”字象棋。正在做饭的母亲说:“你爹走前,为找这颗象棋,像丢了魂一样,常抱怨说别人的象棋又轻又小不称手,害得他输多赢少,原来是掉在这里。”
       摸着这颗棋,我想留下来作纪念,母亲摇着手说:“其他都行,唯独这事不行。你爹生前讲过,他们棋友曾经约好,不管谁先走,都要带上象棋,到那边才有玩场。差颗棋,就不好玩了。拿来,我烧了,给他送过去。”扪心自问,母亲说得不无道理,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军不可一日无帅”,我岂能把父亲的“帅”扣下。
  象棋是父亲一生的爱好。记得六岁那年,父亲出差,托付棋友李学宽照顾我,睡到半夜,他掐住我的脖子,要与我同归于尽,吓得我大哭。后来才知道,李大爹睡前与同事下棋,厮杀甚烈,以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此事成了父辈们的笑谈。
  受父辈的熏陶,念初中时,我与同学下棋常赢,还侥幸胜过棋艺不精的老师,渐渐夜郎自大,向父亲发起挑战。没想到,棋行至中盘,就陷入重重包围之中动弹不得,只能投降。
  输了就只能听父亲训示。“象棋似布阵,点子如点兵”讲下棋斗智不斗力;“三步不出车,必定是输棋”讲兵贵神速;“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强调稳慎。父亲运子极稳,他能在心里默算到十余步棋才落子,而我有勇无谋,爱单枪匹马横冲直撞,最后成了单车寡炮瞎胡闹。我最终没爱上象棋,但是父亲的谆谆告诫,却让我铭记于心“人生在世,输赢常事,宁可输了重摆,决不失信于人。”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很多年后,父亲还常与我讲起一个旁观者。那天他们在院子边下棋,其中有个带小孩的旁观者,看到结束时,他才发现小孩不见了,四处寻找才发现,小孩躺在约3米深的屋沟下面,下去抱起唤醒小孩,检查全身居然毫发未损。估计孩子是蹲得太久犯困,在不知不觉中滚下去的,众人皆笑,惟有父亲独自黯然神伤。感概道:“八岁大的娃娃,面黄肌瘦,身子单薄得像根干柴,掉下去,连落地声都听不见,轻得像团棉花,怎么可能受伤。那年头一穷二白,买米要粮票,吃肉要肉票,哪能不瘦。”
       父亲退休后,回归故里,不几日就找到组织,每天拎着茶杯早出晚归,泡在老年象棋协会。假期,他也会带孙子去下棋,小子耳濡目染也爱上象棋,却因学业繁重,渐渐失去兴趣。后来我买了房,把父母接到昆明住。半年后,父亲说想回老家住,我安抚他们慢慢会习惯城里生活,父亲无奈,只得人在城里,心在老家。
       有段时间父亲常去翠湖看地摊残棋,回家摆起棋盘琢磨,我说那是骗局。父亲说他晓得,那些轻易输钱或赢钱的都是同伙,故意引诱人上当,骗到钱就收摊,等输家走远,再换地故伎重演。父亲研究过数局后就兴味索然,觉得没有两军对垒过隐,便不再去了。
       后来父亲说在城里找不着象棋组织,觉得无乐趣,执意要回去,我只能遂父母心愿。回老家重见棋友,父亲显得格外开心,到病重住院时,还嘱咐母亲,他走了,帮他带上棋,不能失信于棋友。
       父亲走了,我常常想起他。在近日夜里,听雨声入梦,恍惚间,自己困于水患之中,随波飘流,上岸时仿佛闯入世外桃源,走到间茅草屋前,我朝窗内张望,发现父亲与棋友在喝茶下棋,他抬头见我,笑而不语,待我喊出声“爸”,梦却已醒。

(2017年9月3日发表于《春城晚报》春晓副刊)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