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昆明星亚摄影博客 http://blog.clzg.cn/?21031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电话:65190256 手机:13678755041

日志

父亲的腿

热度 6已有 678 次阅读2017-5-19 11:27 |系统分类:彩龙博客| 重症监护室, 疤痕, 布鞋, 传说, 建水

父亲的腿

王跃(星亚)

  手术后,父亲转入重症监护室。
  每天下午只有30分钟探视时间,我进去只能边宽慰父亲安心治疗,边给他揩脸擦手,再给腿部做膝盖拉伸,活动关节,就自然而然关注起腿来。卧床多日,父亲的双腿已骨瘦如柴,看到小腿背上明显的疤痕,脚上的老茧,父亲唠叨多年的陈年旧事浮现眼前。
  父亲12岁还光着脚丫,即便上山挑柴也是如此。在山林里穿梭,常被刺戳着,拨出来就不当回事,没料到小腿背上会有棵断刺,在肉里化脓,父亲才撕条破布扎住伤口。
  那天他去约小伴上山打柴禾,小伴母亲看到父亲走路一瘸一拐,弄清病情,拉父亲进屋,拿出砣石头状东西,刮下些粉末敷在伤口处,重新包扎好才让他们上山。数日后伤口不再疼,拆布条时脓带刺被完整拨出,露出个洞,很深,见得到白骨,却没流血,又重新包扎好,长出新肉后自愈,才留下这个疤痕。父亲回忆说,那大妈的药粉应该是传说中的江川白药。
  国困民穷的年代,父亲念过两年高小。16岁辍学后,拜当地铁匠老板为师,近在江川周围走村串寨打铁,远至通海和建水,一路肩挑背扛,赤着双脚跋山涉水,脚上布满老茧。虽然临行前,我奶奶做双布鞋给父亲带上,他只是睡觉前,洗脚才穿一下,平时舍不得,怕穿烂了鞋子,再没鞋可穿。
  那时候徒弟随师傅外出,每年只有12块工钱,出门时师傅先预支6元给家里,剩余的钱到年底回来才付,跟着师傅吃住行,却没有一分钱落到自己手上。吃,饭菜管饱,但自己不能动筷去碗里挟肉,否则师傅的嘴脸就难看了。住,要先铺搭好师傅的床被,打好洗脸洗脚水,伺候师傅躺下,方能在离他远点的地方铺床睡觉。行,要主动收拾好家私,待师傅朝前走,才能尾随其后。即便如此,有一年回家后,师傅居然派儿子来父亲家传话,说是今年生意不好,剩余的6块钱就不给了。父亲淡定地说:“不给可以,明早上叫我师傅到乡人民政府说清楚就行。”次日,师傅很早就派人把钱送来。
  “公私合营”那年,父亲参加了工作。在“大炼钢铁”期间,下班后,父亲随同事去挑碳,每挑50公斤碳得四毛钱,几趟下来,累得汗流浃背,遇小溪,图凉快,趟水过河,没想到双膝就此落下内风湿疾病,先是曲直难伸,后需拄杖而行,父亲焦虑万分,担心给家里增添困难,又怕因病被单位辞退。经朋友介绍,父亲前往建水曲江某村寻医,得良药一副,回来用酒泡药数日,喝下一盅,病当日痊愈,未再复发。50年后,父亲念及施救之恩,重返曲江寻人,可惜物是人非,不知所终。
  临近清明,父亲已昏迷20多天,我守护床前,紧握着他的右手,想再听他唠叨唠叨,或只是一句话,已成妄想。忽然间,他睁开双眼看着我,无语泪流,用尽余力猛地举起我的手,我把父亲的手紧紧捂在胸前,手却越来越凉,我能做的,就是默默地为父亲穿上鞋。
  父亲的腿,委屈时曾坐上面哭泣,耍赖时曾抱着不放,开心时曾骑着滑坡、荡秋千,这些仿佛昨天的事,如今已成回忆。往事涌上心头,我走到窗前远眺,晴空万里,白云满天,一层连着一层,仿佛从城市上空,架起一座通往天堂的云梯,迎父亲踏云而去。

2017年5月17日发表于《西南商报》原点副刊





路过

鸡蛋
5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龙驰流云 2017-5-19 11:40
情真意切。
回复 星亚摄影A 2017-5-19 16:32
龙驰流云: 情真意切。
谢谢!
回复 糊涂老马 2017-5-22 19:10
向令尊的在天之灵默哀、鞠躬、致敬!
老人一路走好……
亲友节哀顺变……
回复 好青空 2017-5-24 19:37
辛劳困苦的一生,父亲终于可以歇一歇了。
回复 星亚摄影A 2017-5-27 16:00
糊涂老马: 向令尊的在天之灵默哀、鞠躬、致敬!
老人一路走好……
亲友节哀顺变……
谢谢,祝好!
回复 星亚摄影A 2017-5-27 16:01
好青空: 辛劳困苦的一生,父亲终于可以歇一歇了。
谢谢,问好!
回复 糊涂老马 2017-5-27 19:57
星亚摄影A: 谢谢,祝好!
别客气。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