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零零水珠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lzg.cn/?1672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潞江坝的昆明”

热度 2已有 964 次阅读2013-4-20 17:39 | 潞江坝, 边疆晓歌

                                                                      “潞江坝的昆明”  

                                                               ----《边疆晓歌》里的一些人和事  
 
   徐霞客来到被说成是“瘴疠之地”的潞江坝,过怒江时,“土人言瘴疠甚毒,必饮酒乃渡,夏秋不可行。 余正當孟夏,亦但飯而不酒,坐舟中,擢流甚久,亦烏睹所云瘴母哉。”。到了南岸,“逼西山,雨阵复来。已虹見東山盤蛇谷上,雨遂止。已虹见东山盘蛇谷上,雨遂止。從來言暴雨多瘴,亦未見有異也。(《滇游日记九》)
  
 
    大约六十年前,一群豪气满怀的年轻人,从昆明出发前往祖国边疆进行垦荒,开发亚热带荒原的故事被写成了著名的小说《边疆晓歌》一书,书中描写的场景激荡了 多少年轻人火热的心,“孔雀坝”也因此成为了身处那个年代的人们向往的地方。许多年过去了,“美丽富饶潞江坝”依然美丽,“高黎贡山下一颗明珠”的诱人风 姿依旧,不断地的吸引着人们新奇的目光。今年热播的电视剧《杨善洲》里有好几个情节还给这里的咖啡又做了宣传,虽然不是刻意的,谁又不能说这是新的传奇 呢?
  被选定为新城农场建场的地方,是怒江坝土司线光天的司署所在地。怒江坝是位于保山与腾冲之间的一个沿江河谷,历史上有这佯的民谚:“坡陡怒江山,大弯小弯九 十三,山又高,地又干,七埂八梁少人烟。”土司府位于高黎贡山东麓面向怒江的坡地上,当杨一堂和李华带领队员们在坝弯下车再步行两小时到来这里的时侯,看 到的是斜长坡面上灌木荆棘丛生,全体人马在司署院内安顿好行装随即就投入紧张的开荒战斗,而为了开垦荒地首先必须凭着砍刀锄头清除掉杂木枯桩。有的大木桩 两个人一天还刨不出一个来,挖出的树蔸竟多得堆成几座山。

    小说里可以有虚构,但是一般都有参照物,通过寻找这些现实中的人和物,来进行阅读,是不是很有意思呢?岳父老人家是当时队伍中的一员,我曾经问过:“书中 有您的描写吗”?他回答说:“没有”。可是这却磨灭不了他对这本书的情感,从我第一次听到《边疆晓歌》的书名,到后来了解了他们垦荒过程,对这一切有了更 深刻的认识,有一次在乡下去一个朋友家吃饭,朋友刚入了党,席间那个朋友开玩笑的问老人家:“侯叔,您现在后悔当初的选择吗”?老人家听了后,坚决地说: “既然举了这个手,就要一直举得高高”!边说边比着举手的动作,这就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执着。
    书中人物原型试解:
    贾英凡,垦荒队的领导人,前团州委副书记,原型杨一堂同志1930年10月14日生于云南省石屏县,汉族。1946年3月参加革命工作,1947年 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12月至1949年4月,在江川、华宁等县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任负责人。1949年4月至1952年3月先后任中共滇中 地委宣传部长、副书记,中共玉溪地委宣传部长兼河西县委书记。1952年3月至9月在云南省委党校学习。1952年9月至1955年12月任青年团云南省 委常委、办公室主任、秘书长。1955年12月至1958年5月任云南省保山地委农场工委主任、新城农场场长。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杨一堂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8年12月10日16时在昆明逝世,享年78岁。在老垦们编写的小册子《垦荒浪花集》里,有些诗句对老场长的逝世表达了深切的怀念,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他们自费出版的,薄薄的一小册,掂着很温暖。
  任哲医生,任哲是个健谈的人,块头大,天庭饱满,脸庞宽大,脸上的皮肉丰润而又有光泽,眼睛看来聪敏,温厚,大家都很喜欢任哲。现实中的原型人物杨为民医生,被人们亲切的称为“胖医生”,前些年去世了。现在他的两个孩子据说还生活在潞江坝。
     书的一开头提到提到,千金老倌在发生大瘟疫后,第一个敢于下坝子耕种,在现实中,青年垦荒队到达后,他们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老头孤零零的在一个山坡上耕 种,这个地点现在有个名字,就叫“老倌地”,具体位置就在保龙高速公路潞江坝新城段,那里有一垭口,听说旁边原来是土司的佛堂,现在是咖啡地,
    更多的人物真实原型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比我更清楚,以后再细细寻访吧。
    真实的小故事:
    书中描写几百个豪情万丈的青年人在夜晚闯入了土司的宫殿,一片奇幻的场景,风雨剥蚀的大门,四四方方的场院,空阔高大的客厅,残墙废墟,……这就是青年们的新家。
    现实里的人们到达新的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后,是怎样的呢?因为人生地不熟,连续几天买不到肉,人们只能用干辣子打沾水青菜下饭,夜晚有的女孩子想家了,就偷 偷躲在被子里哭,几天后才买到肉了,终于改善了人们的生活,其实这种真实的感受更符合当时人们的心理,离家远行,别离父母亲人,艰辛和痛苦必定要伴随他 们。
    “潞江坝的昆明”说的是在农场三十周年大庆的时候,有关方面组织了盛大的纪念活动,云南电视台也来了,拍了个专题片《潞江坝的昆明》宣传,放片子的时候, 这里的人们倾情激动,早早的守候在电视机旁。按岳父老人家的说法是:“面向整个东南亚直播”!几次聊天他都这么念叨,有谁忍心反驳呢?这毕竟寄托了他对往 昔美好岁月的回忆,最令他自豪的是,他的二女儿采咖啡的镜头也被他看到了,他说虽然拍摄时二姐化了下妆,还是被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估计为这他没少偷着乐, 从这以后,“潞江坝的昆明”就成了他们约定俗成的称呼了,其中也饱含了他们的深情,以及对故乡的怀念,毕竟有许多人是长久的居留在这片他们为之抛洒青春血 汗的地方了。
 
   “潞江坝虽然毒,也是我们国家的领土,就像我们每户人家的一片瓦,一块土坯,一个坛坛罐罐一样,是不允许别人霸占的。谁要是强行霸占,那就是贼,是土匪强盗侵 略者。对付土匪强盗的办法就是剿灭。我在湘西就随我叔父洪老生剿过土匪,那是抓到就杀头。现在,我们是为国家民族消灭侵略者,这就是一照面就用刺刀捅!家 中的尿盆屎罐都有用,何况我们前面是这样美好的潞江坝!以后开垦出来,就是一块宝地,管它毒不毒,前进!”  ----抗日名将洪行语(《松山大战》 段培东著)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