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彩龙社区 返回首页

冬林的个人空间 http://blog.clzg.cn/?1643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命运之旅(三)——漫漫思乡情(图文)

热度 2已有 2751 次阅读2017-8-17 18:28 |系统分类:彩龙博客

                      三、

 

南疆边陲,浓重的湿气很黏人,一辆越野车正在漆黑的山里行驶。车里弥漫着少有的闷,阿英酒精发作,脑子瓜里渐渐模糊懵懂起来,只有老郝的鼾,像天边隆隆滚过的雷,有节凑地起伏不定。回乡的路不算太远,二几十分钟即到。

把老郝安置睡下,老弼泡上两杯浓茶,端到阿英房间,自个坐到小桌子旁,慢慢吸允着,等阿英从洗手间擦把脸出来,坐到椅子上,老弼扬扬下巴,示意她喝茶解酒,随后打开了话匣子……

 

 

下午,老弼赶回乡上直接去卫生院找小丽。可值班护士告诉他小丽刚刚离开单位,好像家里有事请假走了。老弼立即调转车头往小丽娘家赶,一路追过去哪里有小丽的身影。她娘家人告诉老弼:会不会去婆婆家?老弼想都没想,就往另一个村子赶过去。不难想象,小丽婆家以为又是公·安来扰,表现出的敌意,让老弼十分尴尬,没好开口就返回乡卫生院。还找那位当班护士,护士一看是他,有些于心不忍地叫他别再找了,小丽不想见他。知道他要来,没下班就请假提前走了。

“为什么?”老毕问。

“没有必要。”护士回答,接着反问:“你不知道她又重新嫁人了吗?”

“嫁给谁?”

“一个老实巴交的人,供销社的。”

“那男人是谁?”

“具体叫什么我也不很清楚,大家叫他老八斤,他们好像以前就认识,小丽出事以后才走在一起的。原先老八斤也有老婆,后来老婆得病死了,一直没有找,再后来他俩就过一块了。其实,刚才你一来,我就知道是你。以前我跟小丽是卫校同学,老听她提起你,毕业分工,她回到本乡,我分到外乡。各自成家后,各忙各的,很少来往。她家出事,她连同学二十年聚会都不参加,就更没有联系。这两年我跟老公调回本乡,我俩才又重新聚在一起。”

“我能看出,她一直心里有你,只不过当时他家父母极力反对,才让你们分开。真是男人怕入错行,女人怕嫁错郎。好在现在那男人对她还不错,不然她真够惨的,这就是各人的命!”

“你会去看她吗?”

这是老弼离开卫生院时护士最后的一问。

 

 

是啊,他还会再去找她吗?出卫生院后老弼一直在心里问自己:如果当初她跟他一直相好过来,他会带给她幸福吗?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他的老婆一定是她而不是别人,他不是那种见异思迁忘本的人。

当兵提干,到了该找对象时,他没有找外地姑娘,而是找了同年兵老乡战友的妹妹。战友妹妹在老家县上另一个乡中心小学教书,结婚没过几年就随军到省城。这原本属于小丽的幸福人生,只因一念之差,成了别人的新娘,正所谓有缘无份。

此时此刻,老弼知道哪里可以找到小丽。看情形,小丽显然是在回避他。可是,男人那点死心眼,一旦被上了发条,不走完是不会甘心的。哪怕见上一面,也可以抚平老弼波动起来的情绪。那么,如何去见小丽,不至窘态,自己倒没舍可质疑的歪想。

 

 

小丽的遭遇,老弼老婆是知道的,庆幸自己嫁给老弼,很珍惜这份感情。老弼老婆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不然也不会有现在老弼自认为还算美满的婚姻家庭生活。这次,不过借回老家办事的机会看看初恋,并没有它想。临出门,老婆半开玩笑让他去看小丽,顺水人情,这是女人的聪明之处,也是老弼最看重老婆的一点。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借宿小丽家,是他在路上生发出来的想法,以为几十年不见,对方一定会惊喜交加、感慨万分,听听女人的倾诉,是他唯一能给的最好安慰。哪怕几句抱怨,也不过分,反而觉得是对自己的一种释怀,一种放松。

老弼就这样犹疑、徘徊着,不知不觉车子已到了供销社门口。

 

 

乡供销社,这个在计划经济年代比较吃香的商业行当,当年能在里面工作,令多少人羡慕又嫉妒。那时没有钱买更多东西,每次来买作业本、墨水,看到店里满架子的货,最让老弼心跳的是那架闹钟,以及随身携带的小半导体收音机。院子里那两棵一到夏天就开满紫、粉的蔷薇花,眼下已经有些凋零的败象,花树下那张刻着象棋盘的石桌子依旧,只是磨损得更加破残。每天傍晚总有悠闲自在的半老头们在此下棋,唠嗑到天黑散伙。这里其实是乡村一处公共场所,也是一个传布小道消息的地方。尽管现在的供销社早已今非昔比,大概归私人承包做农产品生意了吧。

老弼沉浸在以往的思绪中,岁月的磨砺,使得碎片般的点点滴滴记忆,变得梦幻一样不可触摸。不过供销社的二层小楼四合院还在,墙角落里疯长的飞机草、蒿芝叶,多了几份陈旧、颓废,有种被遗弃的荒凉。斑驳不堪,早已不颜不色的老朽柜台上,寥寥无几摆着些农机,早没有了原先摆满百货的琳琅满目、五光十色。门口堆放着的化肥,刺鼻的气味,差点让老弼窒息得逃离现场。可他还是鼓足勇气,清理下喉咙,跨进了院子。

“请问老八斤在吗?”老弼问坐在门墩一个正在发呆的老者。

“老八斤,有人找!”老者抬手往蔷薇花树石桌那一指,围着看下棋的人身后探出来一个脑袋,问:“谁呀?”看到走进院落的老弼,神色有些慌张地嘀咕一句,低头继续看下棋。不过,很快又回头,一个愣怔,站起来,说:“不下了,不下了,来人啦。”嘴里嚷嚷着,迎着老弼奔过来,说:“哎呀呀,老同学,你是活成精啦,一点没有变!”

老弼嘎然定住脚步,僵在原地动弹不得。那张脸,三十年来,虽然岁月的风霜像刀刻般把更多痕迹留在上面,但老弼还是一眼认出老同学那张棱角分明,硬朗中略显内敛的冷俊。那是让老弼牵挂了很多年一直放不下的一张面孔。这个叫老八斤差点成为战友高中一个年级的老同学李朝学,已窜到面前伸出双手,大声喊起来:“怎么会是你呢?想不到啊!”     (旅游小说待发)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彩编13 2017-8-18 10:24
您的文章已被推荐至社区首页,感谢支持。
回复 琪琪的妈妈 2017-8-18 13:39
好文彩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